【每日经济新闻】国厚资产副总裁陈勇:地方AMC的优势不在资金 而在于综合服务能力

发布日期:2018-12-06  浏览量:59
分享到:

       今年以来,部分民营企业出现经营风险加剧的情况。在银保监会的政策指引下,资产管理公司(以下简称“AMC”),特别是地方AMC“加速进场”,成为纾解民营企业“融资难”、化解区域性金融风险的重要力量。

       在参与化解上市公司股权质押风险的过程中,AMC具体发挥了哪些重要作用?AMC行业是否将借此迎来新一轮大发展?对于现有的监管框架,AMC从业者还存在着哪些诉求?在近日举办的“第二届中国不良资产管理50人论坛”上,国厚资产副总裁陈勇接受了《每日经济新闻》(NBD)记者的独家专访,并针对上述问题表达了自己的看法。

       投资只是地方AMC的配套功能

       NBD:作为化解风险的重要力量,多家AMC推出了为民企纾困的服务举措。具体来说,AMC参与化解上市公司股权质押风险存在哪些主流的方式?

       陈勇:当前绝大部分都是通过设立基金的方式来化解,这是一种追加流动性的方式,而其核心在于标的的选择。

       关于标的,可以依据是否有发展前景来分类。对于具有发展前景的企业,当它们遇到短期的流动性问题,可以通过申请纾困基金的形式解决流动性的短缺,进而救活企业。对AMC而言,这个过程是一个增量投资行为。而欠缺前景发展的公司则面临更加复杂的情况,如牵涉到不良资产的处置等,这反而是AMC的优势所在,可以帮助其债权人、债务人及公司股东解决综合性的危机。

       实际上,AMC,特别是地方AMC的优势并不在于资金,投资只是其配套功能,而并非其最主要的功能。更重要的是,AMC作为一个化解不良资产的综合体,既能提供重组托管的技术服务,也具备一定的特殊机遇投资能力。

       NBD:从当下来看,不良资产供应呈现多元化趋势,除银行外,保险、证券、信托及非银行金融机构的不良资产也在形成新的供给,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有哪些?

       陈勇:一方面,金融机构的形态在不断丰富。若干年前,提到金融机构,绝大多数人只听说过银行,银行是不良资产处置的“大头”。而现如今,随着信托、券商、私募、互联网金融等金融业态的发展和壮大,也会产生相应类型的不良资产。另一方面,市场对不良资产的处置需求增加,也为AMC行业提供了新的机遇。

       呼吁健全AMC发展的法制环境

       NBD:就化解民企经营风险而言,AMC被寄予厚望。您认为,还有哪些因素对当前AMC行业的发展造成掣肘呢?

       陈勇:事实上,想要处置不良资产,AMC是难以单打独斗的,还需要一套完善的工具。从宏观角度来说,国家应提供健全的法制环境,例如在企业破产方面进行更具体的立法。就当前来讲,现实操作中可能出现法律条文不支持不良资产处置的某一实际环节等问题。

       而从微观角度来说,会计、律师、评估等中介机构的配套协同也同样重要。另外,如果AMC在处置问题企业或问题资产时,想要追加投资,也需要基金管理、财富管理以及券商、信托等资管工具的协同。

       此外,不良资产的处置涉及各方利益的安排和平衡,不止需要法律的支持。以“债权委员会制度”为例,其本质属于谈判过程,需要做到在公平公正的态度下,让各方认可债务化解方案。由于类似事务归属于法庭之外,牵涉的情况就更加复杂。

       NBD:今年以来,AMC市场面临诸多新情况,如银行系债转股实施机构入场、放宽AMC外资持股比例等;这些对国内AMC行业会产生哪些影响?作为中资AMC,将如何应对可能加剧的竞争?

       陈勇:从数量上来看,现有的53家地方AMC已经不少,但仅依靠四大AMC和成立不久的地方AMC,并不能完全满足市场需求。随着社会需求的扩大,应该有更多的主体参与进来,形成不良资产从“收持”到“处置”的生态圈。尤其是银行违约债务的债转股业务,因涉及的资金量大,属于银行系债转股公司的优势。相对而言,AMC的优势则是更加市场化的债转股。

       关于地方性AMC如何应对加剧的竞争。总体来说,国家相关部门出台了一系列政策去发挥和放大地方AMC的功能。另外,从银保监会批设的地方AMC来看,这一行业的准入门槛比较高。过去,地方AMC注册资本金最低在10亿元,而后期新成立的AMC,其注册资本动辄达到50亿元,甚至100亿元,发起股东也以知名企业为主。

       实际上,在四大AMC成立之初,其注册资金也仅达到百亿级。这样的高门槛,也为地方AMC应对激烈的市场竞争提供了先决条件。


原文链接:https://m.nbd.com.cn/articles/2018-12-04/12787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