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为木 众人成林

发布日期:2019-03-12  浏览量:2239
分享到:

文/国厚资产 叶安华




       时光如水,岁月如梭,时间总是按它的规律悄然运转,但它也总能够定格下那些重要的历史瞬间。

       2012年1月18日,财政部、银监会联合发布《金融企业不良资产批量转让管理办法》(财金[2012]6号文件),规定各省级可以设立一家资产管理公司;2013年11月28日,银监会发布《中国银监会关于地方资产管理公司开展金融企业不良资产批量收购处置业务资质认可条件等有关问题的通知》(银监发[2013]45号文件),鼓励民间资本投资入股地方资产管理公司。

       这两个文件的颁布,给地方资产管理公司的设立送来了徐徐春风。但两文件同时规定只能参与本省范围内不良资产的批量(10户以上)转让工作,购入的不良资产应采取债务重组的方式进行处置,不得对外转让。这就给一些企业家造成困惑,对于设立省级资产管理公司的形势认识不清,不知道地方资产管理公司到底是做什么的,是个不象四大资管、不象金融、更不象普通企业的“三不象”。特别是民间资本可以投资入股,使一些企业家对这个新生事物心生好奇却又捉摸不透,这条美丽的政策“项链”是铜还是金?这时不能辨别是非。

       李厚文董事长是多年从事金融行业和类金融行业的企业家,他根据当时的经济形势预感到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在后期会进行结构性调整,因经济转型升级、产业结构调整或环境保护等原因,一部分企业将被淘汰,银行也将出现大量不良资产。作为成熟和勇于承担社会责任的企业家,李厚文高瞻远瞩,紧紧把握国家经济运行命脉,洞察经济运行规律,勇敢地承担起了为“金融机构解难、为地方政府解围、为中小企业解困”的历史重担,联合东方资产管理公司全资子公司,经过缜密的筹划,孕育的种子迎着这股春风终于发芽了。

       2014年4月29日安徽国厚金融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诞生了。

       2014年7月4日银监会(银监办便函[2014]634号文)公布了首批5家资产管理公司可以批量收购金融企业的不良资产,于是这个“新生儿”就有了一条闪闪发光的“金项链”。国厚资产的诞生是顺应时代的产物,是改革的宠儿,也注定是时代的娇子,也必将能成长为“参天大树”,为社会做出更大的贡献。

       我还清晰记得2014年7月28日,我与一名律师作为国厚资产代表首次参加由某银行邀请的2014年第二批资产包的尽调活动,同行的有华融、信达、长城、东方等四大资产管理公司的专家。刚成立的国厚还谈不上什么影响力,对不良资产收购处置也很陌生。我们接到任务时很迷茫,不知该如何应对。抱着虚心学习的态度,我们谨言慎行,多听、多看、多记,生怕说出了外行话被人笑话。

       我们认真参与尽调的每个环节,详细咨询、拍照、记录资产质量、位置及周围自然、经济环境和资产的处置市场状况、债务人的生产经营和产品销售情况,对资产包的收购按科学细致的评估方法,对每一笔抵押资产进行了分项估价,并建立了自创的“估价模型”,其准确性接近拍卖底价。四大资产管理公司的专家们对国厚公司如此认真的态度十分敬佩,他们共同的评价是“国厚未来不可小视”。

       随着经济形势的变化,为盘活金融企业不良资产,拓宽金融企业不良资产处置渠道,维护经济金融秩序,2016年10月14日,银监会以银监办便函[2016]1738号文规定:“放宽对地方资产管理公司收购的不良资产不得对外转让,只能进行债务重组的限制,允许以债务重组、对外转让等方式处置不良资产,对于转让的受让主体不受地域限制。”

       2017年4月25日,银监会以银监办便函[2017]702号文,对批量转让进行了重新定义:“批量转让是指金融企业对3户及以上不良资产进行组包,定向转让给资产管理公司的行为。” 2017年5月10日,银监会以银监办便函[2017]802号文对于合理降低债务企业杠杆率、化解企业债务危机提供综合服务方面,鼓励地方资产管理公司争取政府和法院的支持成为“破产管理人”,发挥化解区域金融风险的作用。2017年5月15日,银监会与国土资源部联合以银监发[2017]20号文对于经营中不动产抵押权登记若干问题明确规定:地方资产管理公司在从事金融企业不良资产批量转让、收购和处置业务活动中需办理抵押权登记的,可依法申请办理不动产抵押权登记。2017年6月2日,银监会以银监办便函[2017]894号文对安徽国厚金融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的名称进行了确认。

       银监会连续5次发文充分表明,地方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在化解金融风险、支持地方经济的发展中所起的作用越来越大,政府给地方资产管理公司的经营政策红利逐渐呈现出来了,人们看到了这条“项链”不但是金子的,而且还镶嵌了颗颗璀璨的“钻石”。

       国厚资产的品牌不仅来自政策的支持,更重要的是来自于国厚人为国厚的奉献精神,用国厚人的睿智创造了许多令人叹为观止的资管业绩。自成立以来,在国厚人的努力下,公司的资产、收入和利润每年都以几何倍数增长,业务种类齐全,除不良资产收购与处置外,还涉及投资与投行、企业融资服务、基金管理及财务重组顾问等业务。公司已建立健全了全面风险管理体系,内部控制得到了有效的加强。国厚在不良资产收购处置方面已建立了自己完善的收购处置体系,能与四大资产管理公司在不良资产市场上进行竞争。为实现“深耕安徽、布局全国、面向国际”的宏伟战略,国厚在一线城市建立了深圳、上海总部,在省内的大部分市县及部分省外地市与地方政府平台共同设立了30多家子公司或参股公司,并在境外设立了子公司。国厚资产不但成长为一棵大树,更营造了一片“森林”。

       五年的发展,成绩斐然。国厚资产这棵参天大树可谓是枝叶繁茂,令无数金融精英竞折腰,我愿把我暮年的智慧和勤奋化作一滴水来滋润这棵大树和这片“森林”。

       公元前43年的罗马作家和政治家马尔库斯·图卢斯·西塞罗在《论老年》中总结:“晚年的最佳保护铠甲是一段在它之前被悉心度过的生活,一段被用于追求有益的知识、光荣的功绩和高尚的举止的生活;过着这种生活的人从青年时代就致力于提升自己,而且将会在晚年收获它们产生的最幸福的果实;这不仅是因为有益的知识、光荣的功绩和高尚的举止将会陪伴他终生,甚至直到他生命的最后一刻,也会因为见证了正直人生的良心,和对过往美好功绩的回忆将会给灵魂带来无上的安慰。”巴菲特的黄金搭档——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副主席查理·芒格曾说过:“如果不终身学习,你们将不会取得很高的成就。光靠已有的知识,你们在生活中走不了多远。离开这里以后,你们还得继续学习,这样才能在生活中走得更远。”摩根财团的最重要合伙人汤姆·拉蒙特也同样重视不断学习,他们此等金融奇才均是如此追求有益的知识、不断提升自我的人,他们是我的榜样,我将努力像他们一样不断学习、提升,与国厚共同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