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时代共舞,功业不朽

发布日期:2019-03-12  浏览量:1411
分享到:

文/国厚资产 袁有锋


       2013年财政部、银监会印发了《金融企业不良资产批量转让管理办法》,规定了省级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的组建及其基本工作职责。

       当此之时,正是美国次贷危机后引发全球金融风暴的非常时刻,全国出现了自20世纪末以来的又一次大规模不良资产爆发危机,银行、券商、信托、小贷、地方政府……不良危机暗流涌动,汩汩欲沸。各界隐隐约约感觉到不良资产规模之大、范围之广、影响之深,但是对什么是不良资产、如何管理处置不良资产却没有清醒、深入的理解,更没有意识到不良资产的处理不仅利国利民,这个行业也是可以逆向发展,增加财富、贡献税收、提高就业率的。



       以李厚文董事长为首的一帮有识之士敏锐地发现这一点,筹建组立即搭建起来了。像当年马云创建阿里巴巴一样,谁也没有意识到正在参与的是一场重要的变革,也可能包括其本人。

       我们地方AMC正在做什么,应该怎么做,会做成什么样?这是我当时一直思考的问题。

       银行等金融机构打折转让不良资产,地方AMC能接招胜任吗?法律法规层面并未赋予地方AMC特殊的处置权利。

       现在司法效力偏低,法律法规尚不健全,司法现状有待完善,不良资产能清收回来吗?困难客观而现实。

       传统的四大AMC享有低息资金优势以及金融集团的团体作战优势,地方AMC如何同台竞争,寻找到生长发展的空间?突破点不好找。

       其实在组建初期,我作为一名有过2年不良资产实际处置实战经验的法律从业者,想得更多的是地方AMC的“生存”问题,整体是偏悲观的。

       “作为律师,你认为地方AMC会有作为吗?”组建期间,有一次董事长在电梯里问我。我当时有很多疑惑,很多不看好的理由,但是我只说了一点:“单就批量收购的资产不得对外转让的规定,我们该如何处置?”

“这一点不用担心。”董事长哈哈一笑,他总是胸有成竹,深不可测。

       果不其然,创新方法很多,银监会也于2年后宣布取消此项禁令。用发展的眼光看问题和解决问题,这是时代弄潮儿普遍具有的气质。



       我还清晰地记得,2014年7月底一个下午,我突然接到一国有商业银行省分行资产保全部的电话,邀请国厚参加即将举行的第三季度不良资产包批量转让推介会。银监会的批文通过系统内部下发到地方还有一段时间,但是春江水暖鸭先知,该行内部已获悉批文,并立即落实到实践中。生来就是为了打破藩篱。

       “贵行有复印件吗?”我小心翼翼求证。后来手机收到发来的批文照片,批文原件也在不久后的一天收悉。

       就这样,一切都开始了。建章立制、招兵买马、寻找办公场所、学习交流……烈火烹油,轰轰烈烈。

       “为地方政府解围,为金融机构解难,为中小企业解困”,这三项能做好其中一项就已经很不容易了,何况三者齐备?多么具有雄心的目标!但是地方政府、金融机构、中小企业,已经成为国厚主要的服务客户。

       我们看到,工业园区管委会找到我们,某住宅项目烂尾数年,国厚的成立如启明星一闪带来了曙光; 二十多家地市级AMC也争相设立了;我们看到,工农中建、招商徽商、光大浦发,竞相发来投标邀请函……其实哪有什么不良资产,只有放错地方的资产!

       庖丁解牛,抽丝剥茧,需要的是高超的管理、专业的技术、创新的思维、大胆的尝试,最美的花蕊藏在层层的绿叶和花瓣内。

       走过4年,翻越崇山峻岭。回顾往昔,历历在目。迷茫、挣扎、突破、开创、守成……可能还要再次迷茫、挣扎、突破、开创,从来没有顺风顺水,有的只是挫折和困难。正视自我、实事求是、高瞻远瞩、务实创新,这些我们从不缺乏。与时代共舞,功业不朽!